今天天气真好

喜欢磕各种各样的cp——

占tag致歉

我饿疯了。来问问有没有梦得的20cm棉花团子。之前在wb看到这个。但是在🐟收不到。


睡不着。随便摸点

太喜欢霓虹桑了。。所以拼点壁纸。。。

俄德50问

和亲友的口嗨产物

男俄女德

比较雷,小学生文笔




























1 请问您的名字?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2 年龄是?

:从和东德合并的话,应该是32年?

:嗯…大概1100多年?

3 性别是?

:女

: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我有些呆板吧,笑点很奇怪会在奇怪的地方含蓄,经常会让俄搞不懂。(笑笑。

:最近刚学了个词叫双标,大概能描述我?脾气不是很好,也懒得对人热情洋溢,不过德的话,无论怎样都无所谓。(摆手

5 对方的性格?

:笨熊?很体贴,经常阻止我工作……

:工作时像个机器人,呆呆的)?不过生活中,倒是像个小姑娘一样,很可爱(肯定点头)

:(拍拍对方的胳膊轻咳两声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嗯……1990算吗?那时候还是苏联…阿美什么胡来…可真是乱啊…如果不算……(看向对方)

:叹气)都过去了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有些暴躁。

:感觉很擅长理工科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长得很好看,对我也很温柔……。(认真掰手指细数对方的优点)

:(思索)都喜欢,没有不喜欢的,硬要说最喜欢话大概是那股干什么都认真的劲儿吧。

:欸?认真不好吗?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管我熬夜。

:天天熬夜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嗯……?(看看对方的侧脸。)

:(脸红)咳…别看我(捂脸)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rus或者俄

:德,或者,阿德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都可以啦

:都可以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其实感觉是大狗狗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点边都沾不上却莫名感觉很像猫(?)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伏特加以及马列理论的一些书吧

:枸杞养生茶,还有一些办公桌收纳物品)?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一桌子整理好的文件。

:伏特加,或者别的什么,反正德送的我都喜欢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不要管我熬夜然后不准总对我耳朵吹气!

:不要总是熬夜一到工作就不理我,连个眼神都不给我

:我没有……(没底气

17 您的毛病是?

:我有时候会过于偏执,容易和他吵架。

:大概是我比较木?然后有的时候控制欲会比较强…会努力改的

18 对方的毛病是?

:喝了酒会做奇怪的事……

:一工作什么事都不去做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说我家的特产不好然后把整理好的文件弄乱。(挠头)

:把我的伏特加藏起来

:还不是因为你的酒品太差了……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不听他的话吧,他有时候会有些控制欲。

:把她整理好的文件弄乱,或者在她工作的时候一直跟她说话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欸?

:欸?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柏林的街道?是那里吗?

:咳,自信点,还要更早,我个人认为是童年时期

:可是我们已经都变样了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我们都刻意打扮成了对方以为喜欢的模样

:在柏林那会儿的话……我尽力了……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连手都没牵上……

:花都差点没送成

:所以那个花真的是路边促销捡的吗?(执着在一些奇怪的问题上)

:当然不是…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抱歉,我喜欢宅在家里

:抱歉,她喜欢宅在家里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只要他想要,我都会准备

:提前一年开始思索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是我(低头有些不好意思)

:是她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我不远万里,跋山涉水,历尽艰辛,抵制诱惑,追随太阳,只为了能站在你面前对你说,我爱你。

:从月亮到这里,从东欧平原到东西伯利亚山地,从天寒地冻到春暖花开,我的每一寸领土都在说着爱你。

:rus最近看了什么书莫?(眨眨眼

:是发自内心(摸摸头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嗯

:你说呢?

:欸。不要这样啦(搭上对方手)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突然撒娇?

:…啊,同上

:!我哪有撒娇?!(炸毛)

:现在。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退出,然后撤走所有在俄资产

:退出,然后撤走天然气和石油

:?

:?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大概不能

:不能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怀疑对方出事故,会去找他

:是不是昨天熬夜工作猝死了(?)

:?什么。是不是对方昨晚喝酒猥琐别人被打死了。(闭眼笑)

:(搂住)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这个嘛……(脸红

:咳咳咳咳咳咳咳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喝醉的时候差点把整理好的文件弄湿了……

:她试图喝一口伏特加之后

:德国啤酒最棒

:好吧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待在一起,没有任何干扰

:待在一起,没人来打扰

39 曾经吵架么?

:没有,他总是会让着我

:啊,舍不得

40 都是因为些什么吵架呢?

:比如我不让他喝酒,我不想吃饭,我不想逛街……

:天天工作,冷落了我这只可怜的小熊

41 之后如何和好?

:他攥着我的手和我讲理

:…我也不想原谅她可是她向我眨眼睛诶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会的吧……

:信仰马列,不信转世谢谢)不过如果真的有还是很希望的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每时每刻

:每分每秒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对他主动,会尽力了解他

:尽可能地让她每天开开心心的)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偶尔有时他露出烦躁的表情吧

: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其实是我打扰她工作了(捂脸)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白色洋甘菊

:没有任何花配得上她,德是最好的(肯定点头)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有事瞒不过他啦……

:瞒不过她(仰头)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我的影响力相比他不够,很多时候他的麻烦事情我无法帮忙……

:帮不到她,无法做到和她一起享受工作()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公开

:公开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会的。就像格林童话里面的爱情故事一样(?)

:会的。就像俄罗斯永不融化的冻土层一样(?)

[2021露米感恩节24h|2:30]如月车站

如月车站

非国设

会有露米以外的角色客串

小说入迷的产物

人物原作,ooc我的


「哎,你听说了吗?那个如月车站的传闻。」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那个深夜回家的女子高中生上了电车,却一直没有靠站,最后在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名为如月车站的地方停了车,」

「然后就永远失去了踪迹的这个传闻!」


伊万听到这儿,忍不住低头一笑。邻座的这两位女高中生,正事不干,一直在这里聊天,一会儿说隔壁班的班长又换了一个女友,一会儿又聊起了都市怪谈。伊万不禁轻咳了两声,将手指抵在唇边,微微一笑,示意她们小声一点,然后就低头再次看起了手里的资料,不再理会那两位女生花痴的小声尖叫。


今天是2021年11月24日,伊万来到东京出差的第三天。


此时是中午,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小桌上,星○克内馥郁的咖啡香萦绕在身旁,伴随着邻座jk叽叽喳喳的交谈声,伊万不禁有些犯困。他用手撑住脸颊,决定小睡一下。

 

“先生,醒醒,先生!”


伊万有些迷茫地睁开双眼。


“先生,因为我们已经要打烊了......”店员面露难色。


时钟停留在22时45分。


已经这么晚了吗?伊万有些疑惑,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于是低头对提醒自己的店员轻声道谢,又拿出放在公文包旁的甜甜圈,分了一个给店员,以表达自己的歉意。


走出星○克,此时东京街头还是熙熙攘攘,独属于夜晚的糜烂气息笼罩着这座城市。


不知道为什么车站空无一人。刺骨的寒风刮过脸庞,他不禁把围巾再往上扯了一点。


23时整,老旧的电车随着电子钟报时的声音缓缓滑入站台。


这么老旧的电车也还可以使用吗?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登上了车,找了一个靠着门的座位坐了下来。


可能是末班车的原因,这节车厢里只有六个人。一个用报纸裹住身体的老奶奶,眼睛深深地陷入眼窝,干枯的手掌如同朽木一般,死死攥着身上的报纸。一个手里拿着手鼓的小男孩,约莫八、九岁,正安静地蜷缩在长椅的角落。一个抱着公文包的社畜,嘴里叼着半截三明治,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一对将头亲昵地靠在一起的母女。还有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靠在车窗上,金发微微有些凌乱,穿着一件略有些单薄的连帽衫,一件纯白色的羽绒服盖在身前,腿上放着一台银白色的Mac pro。


车厢里的所有人都闭着眼,似乎是在睡觉,如果不是他们随着呼吸略有起伏的胸膛,伊万可能会怀疑这里的都是假人。


不过,都是真人就安心多了,伊万将心里那点莫名的寒意赶走,掏出资料就着电车里昏暗的灯光看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伊万将手中的资料又翻过一页,有些不解地抬起头看向一片漆黑的窗外。平时本该7、8分钟就靠一次站的列车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一次都没有停下了过?


站起身,把资料塞进包里,有些警惕地打开手机,信号很差。窗外是空洞的黑暗,没有一丝灯光,偶尔闪过一团看不清形状的黑影贴在车窗外。伊万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深深呼出一口气,点开手机。

RU  2021/11/24 23:24:26

立陶宛,∇∅号线一般几分钟会靠一次站?


立陶宛 2021/11/24 23:35:02

有的站5、6分钟,有的7、8分钟。


立陶宛 2021/11/24 23:35:16

现在就你还没有回来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RU  2021/11/24 23:35:59

我11点整上了∇∅线,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停过一次车。车上乘客很少,除了我以外都在睡觉。

我感觉有些奇怪。


立陶宛 2021/11/24 23:36:32

先去车头或者车尾的车长室看看吧,如果发生了癫痫就糟糕了。


RU  2021/11/24 23:36:36

嗯。

 

手机的光在昏暗的电车车厢里稍显刺眼,并且手机的电量也所剩不多,伊万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收好,拿上窗边的消防锤握在手中,准备前往车长室一探究竟。


过于老旧的电车可能有些供电不足,沿途走过的车厢里的灯光都时暗时明。偶尔有两三个人昏睡在座位上,在伊万走进车厢的瞬间立刻转过头来,所有人死死盯着伊万,直到他走出这一节车厢。所有车厢里的人都是如此。


“呼......”伊万揉了揉有些冻白的手指,握上了车长室的把手,一瞬间,刺骨的寒意沿着手心窜向身体各处。

打不开。


伊万稍微加大了力气,门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却依然纹丝不动。透过窗户望进室内,模模糊糊的,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看不真切。

 

RU  2021/11/24 23:49:26

门打不开,但是好像有人的样子。


立陶宛  2021/11/24 23:51:38

$%$#%≧‰≧≦⊗∀∅∂%@^=(#(


RU  2021/11/24 23:54:45

? 发送失败

 

夜晚的气温又下降了,伊万将外套裹紧了些。刚回到车厢,就看见那个金发的少年动了动,腿上的笔记本差点滑落到地上。


“啊,怎么这么冷啊。电车里都不开暖气了吗?”是一个有些清脆的稚嫩的声音。


“你好。”怀疑自己和面前这个人是唯二的正常人了,伊万走到金发少年的面前,“我叫伊万,请问你知道这辆车什么时候停车吗?”


金发少年听到这个声音,匆忙抬头,眼里撞入一片清澈的雪泊。


“我叫阿尔弗雷德。现在已经快12点了?我平时坐这趟电车通勤,这个时候都开到终点站了才对......”


“那就奇怪了,从我11点上车一直到现在,没有靠过一次站。信号很差,车上的人都有些奇怪,而且去了车长室也打不开门。”


“有点像都市怪谈的展开。”阿尔皱着眉。


像是要回应他都市怪谈的结论,隧道里传来一阵刺耳的老旧刹车片的声音。随后,这辆已经不停歇地行驶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列车缓缓停靠在了一个陌生的车站旁。


车站的告示牌上写着「如月车站」。

 


“下车吗?”


“下吧。车在这里停下,一定有什么意义。”伊万率先往车门走去,却被身后的人撞了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那些原本陷入沉睡的人都睁开了双眼,像生锈的提线木偶般从座位上站起,脸色红润,看起来都与正常人并无二致,却笼罩着一层阴冷。他们走下了车,但却在踏出车门的一瞬间失去了踪影。


「きさらぎ駅」¹就刻在木质站牌上,阵阵阴风吹过。


就和其他的日本老式车站一样,尽头有几家车站商店,数条木质长椅,还有几台尚未罢工的自动贩卖机。零星几点惨白的灯光将这座车站照亮,车站的四周是如死水般的黑暗,虽然有光,却无法带来一丝温暖,即使是正处于一月,也不应该有这样蚀骨的寒冷。


寒意顺着脊椎向全身蔓延开来,阿尔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好冷啊......”随着说话间产生的温暖白雾给这个地方带来了一丝人气,伊万温润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车站。


“说起来,你是来日本读书的高中生吗?这么晚了,真是辛苦啊。”伊万低头,对阿尔关爱地笑着,很温柔。


阿尔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鼻尖冻得发红。


“不是的,我今年已经工作了......”


伊万有些震惊,随后抱歉地微微一笑,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递给阿尔。


“对不起啊。不介意的话请用吧。”


阿尔的脸又红了些,将半张脸都缩在还带着温暖的围巾中,从胸腔里哼出一声蚊子般的“谢谢”。


虽然整个车站都空无一人,但面前的这两台自动贩卖机仍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还可以用suica²支付诶,太好了!”阿尔有些兴奋,像个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我喝可乐,你要喝什么,我请你。”


“咖啡,谢谢你了。”


铝制易拉罐在取货口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虽然是冰的,但这顺着喉咙一路淌下的实际存在的液体也使得他们镇定了些许:既然这里的饮料喝上去没什么不同,那这里应该还是现实存在的地方吧。


但即使这样安慰着自己,也无法使他们忽略那愈来愈响的铃音和太鼓声。起初声音还朦朦胧胧,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听不真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声响也渐渐变大,一直在他们的耳边回响。


阿尔脸色有些苍白,即使伊万身上银色山泉的冷香一直萦绕在身边,也无法缓解他的焦虑。


“你手机还有电吗?总之我们先报^警吧。”伊万点点头,从风衣的口袋里取出手机,拨打了 ll0³。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是一个声音里有些疲惫的中年警^官。


“您好,这么晚了十分抱歉。我和我的朋友两个人上了∀∅线末班车,现在被困在了一个叫如月车站的地方......”


“哈???你们说的什么线?而且也没有一个叫做如月的站台。请不要随便打报^警电话来恶作剧!真是的,都是个成年人了......”


不等伊万回答,警^察就腹诽着,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不存在......?我们先来整理一下。”阿尔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今天早上七点半起床,八点上了电车准备去上班,八点五十打卡,然后因为前一晚熬夜写代码,感觉有些困就准备在电脑前小睡一会儿。”


阿尔有些疑惑,眉头紧锁。


“......然后我,嗯,同事喊我起床,说已经十点多了,我就准备回家,然后就坐上了∀∅线。”


“我也差不多,”伊万沉思了一会儿,“中午的时候我在星○克等同事,不知不觉睡着了,十点四十五被店员叫醒后上了这辆车。”


阿尔把空罐随手放在垃圾桶上,若有所思。“那么我们都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醒来后都上了∀∅线......”


“首先,这么长时间的沉睡就很不正常。你暂且不提,我如果在工作时间一直睡觉上司绝对会把我拎到办公室。而且,刚才那个警察的话也让我很在意,他说「如月站台」并不存在,还有,伊万…你能想起「∀∅线」对应的文字吗?”


阿尔低头思考了一瞬,然后摇了摇头。


“我也想不起来,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就像被一团雾气笼罩住了。”阿尔勉强扯动嘴角,笑了一下,“我怀疑我们在陷入沉睡的瞬间,就已经不在我们原本的世界里了。”


伊万一愣,随后微笑着轻轻拍了拍阿尔的头。


“其实我在星○克的时候,有听见两个学生说起一个叫「如月车站」传闻,有人上了一辆一直没有停站的列车,等了很久之后在きさらぎ駅下了车,后来就永远失去了踪影。”伊万低头看了看阿尔,“和我们的遭遇很像,对吧。”


这时,起风了。不是冬季常见的凛冽的寒风,那风很小,只能堪堪吹动阿尔细软的金发。风在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停留,像是冰冷的毒蛇在身上游走一般,危险的湿冷。


这风似乎是一个信号,一个打破如月车站原本平静外表的信号。


一个老伯从远处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似乎是腿脚不便,走路一瘸一拐,木质的假肢和拐杖“笃、笃”地敲击在地面上。


原本紧闭的小店的卷闸门升起了一半,店内烛光摇曳,照亮了此时正站在店门前的人:是两个约莫10岁的小姑娘。面容精致,双手紧紧相握,却透露着一丝邪气⁴。


耳边响起嘈杂的人声,数不清的透明人影在车站里走动,每一道人影都像是真实存在的人类一般,轻声交流,或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机。阿尔想听清楚他们的交谈声,却又像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一般,无法分辨他们聊天的内容。


“我们沿着铁路轨道往外走吧。”阿尔扯了扯伊万的袖子,指向微弱地反射着灯光的轨道,“除此以外也没有别的可能通向外界的道路了。”


伊万点了点头,一只手把手机拿出来,开启了自带的手电筒,另一只手则牵住了阿尔的手腕,拉着他走向了黑暗。


虽然阿尔先是在自动贩卖机买可乐,又开启头脑风暴推理了一番,十分冷静的样子,但他知道自己只是在故作镇定。


此时,温暖源源不断地从伊万的掌心传来,让阿尔一直害怕不安的心重新安稳了下来。他小跑两步,跟上伊万的步伐。


黑暗仿佛拉长了人们对黑暗的感知,在走了似乎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看见黑暗尽头的一束光,是那么刺眼,欣喜顿时充满了两人的心头。


终于出来了!!!


正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时,忽然,伊万手中一空,身边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焦急地侧过头,一阵汹涌的眩晕却突然吞没了他,面前的事物都变得模糊扭曲,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喂喂喂,你到底过不过啊?”


伊万感到有人正不满地推搡这自己,急忙睁开了双眼。他正站在池袋站西出口。


此时是2021年11月24日上午十点,伊万来到东京出差的第三天。


上午时分,冬日的阳光灿烂得刺眼。伊万看着空落落的手心,感到有些迷茫和疑惑:他和客户约好了见面,但此时却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随行的同事此时正站在阳光下朝他


挥手,同时呼喊着他的名字。伊万定了定神,抬头走出了阴影。

 

 

2021年12月,日本东京。


“这边。是几个会议厅。”阿尔弗正清理桌面时,几个人朝这边走来。

是新同事吗?阿尔有些好奇地探出头偷看,却正好撞上了面前银白发男子带着温暖笑意的视线。

 

¹:日语「如月车站」

²:西瓜卡,一种在日本进行电子支付的手段,非常方便

³:日本的报^警电话也是ll0

⁴:闪灵名场面

苏轼和王安石

可能会比较乱,也可能有小错误

许多是后人捏造,但磕cp嘛。(悲

但我写得过程中真的好快乐呜呜


为  什  么  会  被  屏